心水主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心水主论坛 >

花都逍遥医仙

添加时间:2019-07-19

  www.327766.com,很快,会场陆陆续续地坐满了人,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坐在主席台,个个满脸傲气的。

  几个老头子看到那个重要的座位居然是空的,个个满脸不悦,他们还特意打过电话到惠民医院,再三叮嘱今天的会议很重要的,让徐潇千万不能缺席的。没想到徐潇却不敢出现。

  开会的时间到了,坐在主席台中央的那个头发全白的老人拿起话筒,清了清嗓子,开口说“今天把大家叫到这里来,主要是想整顿一下医疗界某些不良的作风,尤其是某些初来乍到尚不懂我们京城医疗界规矩的新人,我们要特别注重引导和教导,以免让他们破坏了我们的规矩。

  “最近,某家医院出现了拒诊制度和根据等级收费的制度,这是非常恶劣的作风。我们作为医生的,怎么能拒绝给病人诊病呢?做医生的都应该有无私奉献的精神,我们要向白求恩学习这种精神,拒诊是不应该出现的……

  “另外,按等级收费,这个制度的影响也很坏,因为这是典型的劫富济贫嘛!可他想过没有?所有的穷人都跑到他们那里去看病了,那其他一些小医院还有活路吗?大部分的富人也跑到他们那里去看病了,因为他们拥有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最好的医生。

  “那我们这些医院怎么办?没有病人,就没有创收,医院里的很多事情都无法放手去做了,这根本不利于整个医疗市场的发展嘛!所以说,这家医院这么做,对我们大家都产生了不良的影响,我们应该团结起来,讨伐它……”

  这个德高望重的院长不点名地把惠民医院和徐潇的所作所为大骂了一通,随后其他人也是一阵抱怨。

  被请到这里来的,全都是京城大大小小医院的首领,他们的话深切地引起了大家的共鸣,说中了大家的痛处。自从徐潇来了之后,他们医院的业绩一直在走下坡路。

  大家骚动了一阵子,原先发言的郝院长连忙制止他们了,又开口说“我们今天原本邀请了那家医院的院长来开会的,但是没想到他胆小如鼠,居然不敢出席,所以,你们是没办法直接向他本人讨伐了,咱们今天就来商讨一下如何遏制他以及他医院那种恶劣的作风……”

  “不好意思,各位,我来了!”徐潇忽然从一个角落里站起来,中气十足地说。

  他稍稍用了点真气,声音就清晰无比地钻进每个人的耳朵里,吓得大家一大跳。

  大家纷纷转头看他,连台上正在讲话的老头子也惊呆了,手里的话筒一时没拿稳,滑落下来,掉在桌面上,发出一阵嘈杂的干扰声。

  天哪,刚才大家以为徐潇没来,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对他破口大骂,却没想到他本人就在身后坐着,而且安静地听完了所有不堪的辱骂……

  徐潇走到会场的前面,站定,对台面上的几个前辈冷笑一下,反问道“各位前辈,我徐潇向来做事习惯低调,所以没坐前面,在后面坐着呢,这也算是胆小如鼠吗?”

  徐潇又继续说了“针对你们刚才强烈谴责的两个要点,我有话要说。第一点,你们说的拒诊制度。我认为,医生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尊严和感情。如果病人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安分守己地生活,我们出手相救,那倒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但是,如果病人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你把他治好之后,他随时会举起枪来爆掉你的脑袋,或者继续为非作歹,杀掉更多的人,你们觉得这种人也该救吗?如果你们的答案是yes,那恭喜你们了,因为你们的脑袋都进水了。

  “在医疗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把救治的机会留给更多值得救的人,我们没必要重演农夫与蛇的悲剧。很多坏人,在生活中随意杀戮,对我们疗护人员极其不尊重,开口就威胁谩骂我们,甚至随意夺取我们的性命……

  “这种情况,你们见得还少吗?医闹,闹出人命的例子不胜枚举。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装好人呢?我们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又如何救人?”

  大家纷纷陷入了沉默,徐潇说得没错,他们各自的医院里,各种类型的医闹都有,医护人员被威胁辱骂的情况比比皆是,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不得不忍气吞声地为对方治病。

  一些承受能力差的医护人员直接选择跳槽,离职。面对这种情况,大家却无力解决。只能一边在背后吐槽病人素质低,一边继续默默地过原来的生活。

  徐潇扫视了一圈全场,继续说“第二点,你们说我劫富济贫,我承认这一点。可是,富人口袋里的钱,不都是从穷人的口袋里拿出去的吗?富人做生意,穷人消费。富人既然已经富得流油了,为何不可以反馈一点恩惠给穷人?

  “我们医院绝不强迫任何人前来就医,如果富人觉得不愿意被宰,他们完全可以选择到你们医院去就医,或者到国外就医也行。一般到我们医院就医的富人,大多是心怀慈善的,他们也乐意这么做。

  “既然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们这些人又有什么资格谴责我们?这是绝对公平合理的制度,又不是强买强卖。你们要是有本事,你们也可以在你们医院来一次这样的改革啊!”

  这回,大家纷纷低声议论了,徐潇说的这些道理他们都懂,但并不代表他们都赞同。

  医院可不是完全公益的事业,盈亏自负,要是他们也像徐潇这样搞,估计不到半年就要宣告倒闭了。

  “小徐,你这意思是不肯答应我们改变这两个制度喽?”讲台上的其中一个老人开口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